新闻详情
中国海豹突击队装备
浏览数:215

中国狙击手打败“海豹突击队

百米开枪打中刀刃,世界大赛夺得冠军

中国狙击手,打败“海豹突击队”

2011年9月15日,在武警北京某部狙击训练场上,脸色黝黑、身材高大的狙击手徐波一脸憨笑。在黑色肌肤的衬托下,两排牙齿显得特别白。

徐波是该部副参谋长,2011年第十届世界军警狙击手锦标赛冠军,也是目前中国武警最精锐狙击手分队的教练。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与他进行了一天近距离接触和交流,目睹了狙击手训练的艰苦,也感受了狙击手的内心世界。徐波说:“在你看来很苦,我却觉得很幸福。”

赴法取经,建立狙击队伍

狙击是“乘人不备,突然袭击”。狙击手经过特殊训练,掌握精确射击、伪装和侦察技能,执行指定的狙杀、巡逻狩猎、火力支援等任务,能以最小的成本使敌军付出最大的代价。据统计,二战时,平均每杀死一名士兵需25发子弹,越战时需20发子弹,而同时期一名狙击手杀死一名敌人平均只需1.3发子弹。狙击手更可以打击敌人士气,二战中曾执行345次猎杀任务的德军最佳狙击手海岑诺尔说过,衡量一个狙击手的标准不在于他射杀了多少人,而在于他能对敌人造成什么影响。

和平时期,狙击手的作用又有不同。徐波这样定义狙击手:“他是军队的轻型核武器,反恐作战的杀手锏。”由于狙击手的重要性,各国都不惜工本培养。2006年12月底,组织上要选派4名外语好的军警去法国学习,并由这批人组建中国自己的狙击训练分队。徐波用流畅的英语做了自我介绍,一下子被选中,并担任队长,随即进修了3个月法语,如愿赴法学习。

2007年初,徐波带队来到法国。当时他32岁,身体素质好,做事肯钻研,但对狙击没什么概念。法国最好的狙击训练队——法国宪兵干预大队选派了4名教练,但其中3人一接触徐波等人,认定“他们对狙击技能一无所知,实在太差”,甩袖子走人,把4名中国学员丢给了唯一留下的教练。


这名教练请中国学员喝咖啡。他问徐波:“你想学什么?”徐波说:“我想学怎么打中十环。”教练说:“这个简单。我一周就能教会你们。”徐波想:“我们要集训一个月,你一周就把我们打发了,那可不行。”4个人讨论了一晚上,制定出详细的学习计划。第二天,徐波找教练说:“我们要学习法国先进的理念,学习狙击训练课程。”教练点头说,这才是真正需要培训的。

学员学狙击,射击距离从100米逐渐增加到600米,通常需要学习一周。但徐波四人很刻苦。第一天,他们没打算睡觉,在床上练习狙击姿势。后来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手还是保持着握枪的姿势,脸部下面汗湿了一大片。需要训练一周的内容,徐波他们一天就完成了。接下来的两周,学习一些心理课程、狙击综合技能等。在徐波等人一再要求下,法国教练不太情愿地又用一周的时间训练他们直升机狙击、各种口径狙击步枪的射击、战术伪装等。在徐波看来:“真正最为核心的是最后一周的课程。打中十环等其他内容,通过刻苦训练都能达到。”

学习结束,所有学员参加结业考核,中国学员取得综合第一的成绩。回国后,因为成绩最好,徐波奉命组建中国武警北京某部狙击训练分队,亲自制定训练计划和教程。

什么样的人能当狙击手

徐波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狙击手要有强健的身体和钢铁般的意志,熟练掌握武器系统,懂得计算风差影响和测距,学会潜伏行进,会选择战术机动路线,并构筑射击阵地,观测和发现隐藏的目标。他还要善于观察战区,确定可疑声音的方位,善于进行伪装,能够长时间潜伏等。徐波挑选狙击手的条件很苛刻。“主要考虑几个方面:一是政治素质合格;二是家庭关系和睦;三是身体素质良好;四是心理素质过硬;五是具备射击方面的潜能;六是具备一定作战技能。”

具体条件和要求太多太细太严格。徐波进一步解释道:“心理素质尤其重要,我们会对应试者进行16种人格测试,挑选性格沉着内敛的,通俗一点说就是冷酷型,这样的人才可能过得了潜伏关。”


记者并不觉得徐波属于冷酷型,说话间他有说有笑,训练场上也不见他对战士板着脸。他听到这里又笑了:“生活中我是比较随和的,但一旦处入作战环境、进入战斗状态,我马上就会变。”

记者的打岔并没有打断徐波的思路,他接着补充心理素质的重要性:“我们还要测智商,分值要达到130以上,执行任务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可谓瞬息万变,这就要求狙击手有独立分析判断的能力。我们还会进行一项动觉平衡测试,有的人看一眼目标后把眼闭上,一抬手照样能对准目标,说明他动觉平衡好。”徐波说,心理测试还包括内环境测试,测的是垂直方向感。每个人举起一支笔,让它垂直于水平的方向,这时候内环境好的人举起笔来无限接近于垂直方向,而内环境不好的人天生就对垂直方向有误差。还有反应能力测试:就像玩打老鼠游戏,一有老鼠出来就用锤子打,击打的时间差越小,反应能力越强。力量测试也很有意思:用食指做出扣动扳机动作,连续做10次,每次用力越均匀越好。徐波解释说,“人在紧张时双手会不由自主地用力,如果一个人食指力量总是接近均衡,那么他在执行任务时因紧张而导致走火或猛抠扳机的可能性就很小。”还有很多条件比如不能抽烟、不能酗酒等等。

这样严苛的条件究竟有多少人能成为狙击手呢?“我们先是从数千人中挑选200余人,再进行逐步遴选、分批淘汰,最后只剩几个人。”

亲身体验艰苦训练

一名狙击手的基本训练时间为6个星期。记者所在的训练场上枪声不断,如同有人不停地在耳边放“二踢脚”。徐波递给记者一副耳塞,但学员们耳中并无耳塞保护。徐波说:“有时候我们还要故意放噪音,比如播放人质喊救命的声音,训练狙击手平心静气,自我排除干扰,在复杂环境中完成任务。”

测量和修正弹道、掌握射击时机也需要训练。“基础训练我们通常选择100米的射击距离,弹道误差基本归零。实战中距离小于100米时,需调整枪的标尺,否则弹着点会低于瞄准点,甚至造成误伤。”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在训练场拎起一支QBU88狙击步枪,重量为4.2公斤,长度将近1米。记者的臂力可以举起15公斤的物体,但按标准姿势端枪瞄准,托枪的左手仅3秒就开始颤抖。徐波笑着说:“你手臂力量不够。”记者从地上的子弹箱中捡起一枚88式步枪子弹。这种子弹是绿色的铁质弹壳,弹头非常尖,穿透力强,徐波说,那是“为了精确打击目标”。

训练后的狙击手们的射击能准到什么程度?徐波打了个比方:“我们在训练时一般在100米外把靶子白色的十环区域再细分十环,人人都能命中十环中的十环,而且能让着弹点打出横、竖、斜等线条。一百米外,竖立一把军用匕首,子弹击中刀刃,被刀刃劈为两半。”

下午,队员们开始每天10公里长跑体能训练。当天的温度在摄氏25度,队员们一圈圈跑过,背心全部湿透。徐波介绍,狙击手全部行头穿戴好大约重17公斤左右,加上枪和子弹的重量,大约70公斤左右。

在徐波看来,这还不算什么,最困难的要数狩猎式潜伏训练。这种训练是指在各种地形、各种恶劣气候条件下的潜伏,狙击手要潜伏在一个隐蔽地形内,全神贯注地观察一个指定的区域,至少18到24个小时。“我们会洒下催泪粉,以防野兽袭击,但最难忍的还是大小便等问题。由于长时间身体不动、脸部朝下,身体血液循环不畅,会导致浑身发麻,脸部肿胀。”说到吃喝,徐波说:“不能忍18小时的饥饿还算得上狙击手吗?多于18小时我们吃压缩饼干,味道有点像肥皂。”

实战未开枪并不遗憾

在实战中,狙击手会发挥重要作用。2009年12月21日,犯罪嫌疑人刘勇窜入重庆永川一居民家中,杀害一人,并将一孕妇劫为人质。应永川警方请求,武警狙击手赶赴现场。当时,孕妇头部被砍伤,血流如注,指挥部下令:“为保孕妇母子,可择机击毙嫌犯!”由于现场有树枝遮挡,狙击手只能看到嫌犯下巴和喉咙。趁嫌犯挪步调整之机,狙击手果断开枪,子弹正中嫌犯咽喉,一枪毙命。

徐波本人也两次参加解救人质,但并没开枪。“第一次,一名劫匪劫持一名人质,我带领一名狙击手,在离劫匪100米的距离上进行布置。劫匪一看狙击手到了,很快就举手投降了。还有一次,劫匪劫持了人质,我们很快布置好了,上级命令我们一旦歹徒伤害人质就开枪狙杀。公安干警和劫匪谈判,劫匪知道狙击手已做好准备,最终投降。”

面对投降的劫匪,徐波放下枪,反而很轻松。“其实,很多人劫持人质都是一时冲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狙击手是否开枪,是以保护人质生命为原则和目的。歹徒和人质都是生命,都有生命的权利,不能随意剥夺。如果劫匪伤害人质,就必须开枪,如果误伤人质,狙击手也有罪。”徐波介绍说,狙击手击毙劫匪时,一般打眉心上两厘米到人中、双眼之间的菱形区域,这是人的神经反射区,打中之后瞬间死亡,是打击的首选部位。如果不需要击毙,就击胳膊或者腿。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必须做到指哪里就能打中哪里、想打哪里就能打中哪里。

赛场上打败“拉登杀手”

2010年,徐波首次参加世界军警狙击手锦标赛,拿了第三名。“今年上级又派我去参加比赛,这次历届冠军都参加了,压力非常大。”

5月28日,徐波和他的教练一起来到了匈牙利参加这一世界级的狙击手比武大会,刚刚成功击毙拉登的美国海豹突击队狙击手也参加了。“俄罗斯训练狙击手以严格著称,美国以装备先进著称,捷克和匈牙利、法国等都是狙击手云集的强国,像美国海豹突击队的狙击手,给人的感觉是非常不可一世,往躺椅上一坐,拿出美国的先进装备,说,随便看,霸气外露,自信十足。而中国狙击训练起步晚,装备也处于劣势,难免有压力。”

教练王宝来心里也没底了,第一天比赛共8个科目,王教练想:这次拿前六名能上台领个奖就行。“幸好他没说,说了必然对参赛队员心理造成消极影响。”徐波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开起了玩笑。

第一天晚上,徐波三点入睡,六点就起床了。队友和教练都绷着脸,徐波一看大家都紧张过度,就开始调节起气氛来:“这是黎明前的黑暗,越是黑暗黎明越近。”大家紧张的神经这才稍微松弛了一点。

第二天,徐波和队友都发挥正常,一举进入前6名。教练王宝来有了想法:“我看我们发挥正常的话可以进前三。”第三天,徐波攀登上10米高的楼房,射击140米距离处一个只有矿泉水瓶盖大小的目标,一枪命中。海豹突击队狙击手第三枪才打中。王教练笑着让徐波猜:“这回你能拿第几?”徐波没急着回答,打完了最后一枪。“说来奇怪,我打最后一枪的时候,甚至能隐约看到子弹飞向瞄准点、穿透目标的过程,后来想这只能是当时产生的一种意境,现实中是不可能的。”王教练很快追过来,欣喜地告诉他:“你总分1050分,拿了第一名!比排名第二的捷克队员高出100多分呢!”

世界上成熟的狙击手大多有丰富的阅历。匈牙利著名狙击手西蒙尼11岁开始练枪,干这一行已经40年。36岁的徐波起步虽晚,但也处在狙击手的黄金年龄。他说,自己从不后悔选择狙击手这一职业,最大的愿望是培养更多优秀狙击手,保护国家的安全和社会的平安。